Logo
新闻中心

你可能买的是“假”德系车,看中国工业如何造钢轨

发布时间:2017-03-20 来源:金属加工

从托起重载列车的百米钢轨,到薄如纸片的易拉罐用镀锡钢;从微量元素配比严苛的圆珠笔笔尖钢,到韧度和硬度完美匹配的汽车钢,中国经济的腾飞给中国钢铁行业带来了绝好的练兵机会。作为中国重工业基础和支柱,钢铁行业多年来一直在自我突破,不断挑战着各种极限。

生产百米钢轨到底有多难?

李斯璇:我也不知道这段钢材叫什么,我只能叫它大铁拴,一只手举不起来的一个大铁拴。

中国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:这实际上是钢轨的一段,因为钢轨太长了。它是武钢研发生产的百米的重轨,就是可以跑重载车的铁轨。

原武钢股份条材总厂厂长李具中:人们在高铁上做过实验,把一杯子水倒满,高铁高速运行,不会把水荡出来。也就是说高铁是达到这么高的稳定性。我们这个钢轨,一根就是一百米长,要把每一根拼在一起,整个从出站到终点站就是完全无缝的。

百米钢轨关键在解决热胀冷缩的难题

中国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:大家以前都坐过火车,“咣噹咣噹”这个声音,大家一听就知道是火车来了,为什么呢?因为那个时候的钢轨都是短的。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敢把它焊起来呢,因为那个时候钢轨的性能一定要留缝隙,因为钢是热胀冷缩的。现在通过我们的控制,让热胀冷缩变形量很小很小,所以可以把几根百米的重轨焊在一起,这样就没有“咣噹咣噹”的声音了。

造一个小小易拉罐到底有多难?

李斯璇:这是一个易拉罐易拉罐是钢做的吗?

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:用镀锡板。

李斯璇:里面是钢?

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:对,里面是钢板,外面镀了一层锡,难点就是在于一体成形,弄到这么薄,所以对材料的要求,纯净度的要求是非常之高的。

宝钢股份北方公司机电用钢部经理刘弢:1998年之前,国内所有的镀锡板都依靠日本、韩国还有一些合资工厂来生产,而且都用于食品级的。当时的市场价格是八千块钱一吨。1998年宝钢投产以后,我们把材料卖到了五千多块钱一吨,可是国内用户他还是不敢用,认为中国生产的产品到底能不能装饮料、食品?这是要进到嘴里面的东西。但是经过了二十来年,我们每年尤其是2016年,将近有40万吨出口到世界各地,包括美国、东南亚、欧洲,都有我们的大客户。

揭秘:德国车上用的是中国钢铁?

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:我们的汽车钢也用在德国车上,所以德国在国内生产的车,无论是奥迪,帕萨特,现在在性能方面,中国和德国在德系车上应该是一样的。

李斯璇:其次好像听说现在也是想把它做得越来越轻。

宝钢股份汽车用钢开发与应用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利:高强钢就是这个趋势下发展起来的,通过提高强度,可以把整车的重量减下来,进一步降低油耗,起到这么一个作用。

汽车用钢一定要解决,不能永远受制于人!

中国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:宝钢1978年建设,当时引进设备的目标产品就没有汽车板,后来有了桑塔纳,要用国产的板,宝钢就开始摸索,这个过程中一定有质量上不符合上汽大众的要求被退订,当时我们的领导态度很坚决,就是用俗话讲头拱地,也要把这个产品攻克了,没有我们自己的材料,一定受制于人。

中国钢铁发展和市场需求密不可分!

中国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: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,也拉动了我们钢铁的进步。没有高铁,也不会需要百米的重轨,没有三峡大坝,没有特高压输变电,也对电工钢的需求没有那么高。(来源:央视财经)



关注公众号
关注公众号
返回顶部